“懂得為何而活的人,差不多任何痛苦都承受得住”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    尼采

  每個人生命中總會碰上一些令自己難以承受的苦難:親友死亡、重大變故的發生(如地震、墜機、罹患重大疾病⋯⋯等等)。面對這些無法控制生命中的意外,很容易將一個人求生意志,剎那間徹底擊潰;在事件之後會質疑自己「為何而活?」、「活著有什麼意義?」「生命是一場空嗎?」陷入生命虛無的痛苦深淵中,在苦難中,有人選擇自我放棄、有人選擇結束自己的生命,逃避苦難的存在;但也有人從痛苦中體悟到生命的意義,如浴火鳳凰般的重生。二者最重要的差別是 ~~ 他對苦難採取了何種態度?他用何種態度承擔他的痛苦?

  精神科醫師Viktor Frankl在他所著的「從集中營說到存在主義」一書,敘述他在集中營中所經歷許多,非常人所能忍受的身體與心靈折磨處境,但卻能依憑著對妻子強烈的愛與思念,作為生命意義的核心,使他能超越所處的困境而存活。因此提出人在面對苦難時,「若能參透為何,則能迎接任何」,此時痛苦將會賦予意義,而能轉化態度面對所有的苦難。他也觀察到集中營中許多無法承受痛苦而自殺的犯人,是因為感到對生命的絕望,無法從苦難中發現意義,而喪失了面對生命的勇氣。由此可知意義的發現是個人面對生命苦難,重要內在力量來源。

  在個人實際經驗中特別深刻感受生命意義的發現對病人的重要性。臨床上有些癌末病患,在無法肯定自己生命意義時,當承受身體疼痛折磨與心理的焦慮中,常會選擇放棄自己與一切,而陷入痛苦與恐懼中面對死亡來臨;相反的當病人肯定自己存在意義時,在面對死亡來臨時態度是平靜與詳和,曾目睹一位大腸癌末期病人,她能平靜的與家人討論關於死亡的事、感受與喪葬儀式,從她身上領悟發現她能有如此的勇氣,是來自對自己生命意義的肯定與對生命的無憾。同樣有一位17歲青年因先天性免疫功能受損,需長期住院進行多次手術,導致他正常生活的權利被命運剝奪了,開始時他終日抑鬱寡歡拒絕與外界互動,喪失了生存的意志;但當他為自己生命賦予意義時(因為母親而存在),轉而採取了積極、正向的生命態度面對疾病與嶄新生活認知。同時研究也指出當病人可從痛苦中發現自己獨特的生命意義時,此時生存理由也就自然顯現,對所面臨的身體與心靈苦難都能承受。

  什麼是靈性(Spiritual)呢?與生命意義有何關聯呢?靈性是抽象與超越的概念,一般認知中與宗教常混為一體,但學術界對靈性定義為:靈性對於個人生命意義提供了完整的認知,宗教信仰僅是靈性的一部分。「靈性是個人在各種關係中達到和諧狀態,此關係包含與自己、天、神、他人、自然、環境間融洽的關係。」個人在此關係中若能達到平衡與和諧,則呈現出靈性健康狀態,此時個人生命意義自然展現。研究指出靈性健康對個人生命意義具正面積極的態度,並且也發現癌症病患具有靈性健康,在面對死亡逼近的絕望情境中,可因應絕望中所形成強烈死亡的想法,能對痛苦賦予意義進而影響面對死亡態度。有此顯示靈性健康在面對疾病的壓力中,具有良好調適能力,並能協助發現自己生命意義與存在價值。